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!《兄弟连》原型晚年生活大公开!

1945年11月30日,101师被撤销,E连解散。E连的兄弟中,有48人牺牲,100多人受过伤,其中不乏重伤致残者。在战争结束后,温特斯和他的兄弟们过的如何呢?小编为各位揭秘公开。本文内容节选自《兄弟连》同名纪实文学。

温特斯战后接受尼克松的邀请,前往尼克松家族在新泽西的硝化厂担任人事经理。工作期间,他学习了商务和人事管理课程。1950年,他被提升为硝化厂总经理。他于1948年结婚,有两个孩子。

朝鲜战争爆发后,温特斯被召回部队,担任计划和训练参谋。1951年,温特斯退伍后回到宾夕法尼亚州,买下一个农场,过着平淡的生活。2011年1月逝世,享年92岁。

尼克松从父亲手中接管了家族产业。他一边经营管理,一边周游世界。(有温特斯这样让人放心的人才帮他管理,尼克松当然可以喝着最心爱的菲特69然后周游世界)

索贝尔在战后结婚,有两个儿子,后来又离婚,儿子们跟了母亲。他在芝加哥一家公司当会计,过的很不如意,对自己的生活和E连兄弟都有很多抱怨。瓜奈尔曾努力寻找他,并替他垫付了101师战友会的会费。但是他从未参加过聚会。索贝尔曾企图自杀,但是笨手笨脚没有成功。最终他死于1988年9月,葬礼十分凄凉,儿子和前妻都没有来,E连兄弟也没有一个出席。

比尔·瓜奈尔在战争中失去一条腿,以80%残疾退伍。他和妻子住在费城南部,生育5个孩子,长子也当了空降兵。他做过印刷工、销售员、管理局职员、木匠。他非常积极参加101师战友会活动,而且在召集E连兄弟聚会方面很积极。2014年,他成为E连最后一个去世的成员,享年90岁。

哈利·威尔士中尉回国后结了婚,新娘的礼服是用他的后备降落伞制成的。威尔士进了大学,获得文学硕士,毕业后当了中学辅导员,之后担任学校管理者。

“山羊”康普顿1947年到1951年担任洛杉矶警察局的侦探。之后的20年,他担任地区检察院的公诉人,最后当上地区首席副检察官。1970年,他被任命为加利福尼亚地区上诉法院的陪审法官。他和妻子有两个女儿,一个外孙女。

利普顿战后进了马绍尔大学主修工程技术。他和妻子有三个儿子。他在联合玻璃公司工作,职位稳步上升。管理过欧洲、中东、非洲业务,于1983年退休。

1945年夏天,斯皮尔斯回到英国修整时,发现与他结婚的英国“寡妇”给他生了个儿子,但她当初根本不是寡妇,她的丈夫从战俘营回来了。她选择原先的丈夫,抛弃了斯皮尔斯,但是却拿走了斯皮尔斯所有的战利品。

斯皮尔斯战后留在陆军,并在朝鲜战场空降一次,指挥一个步兵连。(不知道有没有和志愿军照过面,不知道他怎么评价志愿军和E连的战斗力水平。)

1956年,他被派往东德担任同苏联军队的联络官。1958年,他担任柏林的监狱长。他的儿子罗伯特现在是英国皇家步兵军团的少校,是一位“绿夹克”(陆军特种部队)。

海力格中尉在荷兰被自家兄弟误伤,(在本剧第五集,营救英军红魔鬼部队之后)被送回国内休养。1947年2月退伍,利用美国军人人权法案,他进了马萨诸塞大学,1950年毕业取得园艺装饰学位,并在之后40年里为各种景观公司工作。他有二子一女。

约翰马丁战后当上铁路督察员,有小轿车、秘书、津贴。1961年,他毅然放弃这一切,不顾妻儿反对,开始投资房地产。1970年,他在蒙大拿西部山区买了一座养牛牧场。现在他已经是亿万富翁,马丁建筑公司的董事长。

格兰特中士被一名喝醉的美国兵击中头部,被一名德国医生救活(本剧第10集)。但是言谈仍有困难,左胳膊也瘫痪。他以全残退伍,定居旧金山,经营一家小型雪茄店,于1984年去世。

乔托伊在战后经历了一系列手术,取出身上的弹片和右腿截肢,最后以80%残疾退伍。他于1945年12月15日结婚,育有三子一女。他在宾夕法尼亚州雷丁市一家纺织厂工作,后来又在伯利恒钢铁厂做了20年磨工。

塔尔伯特战后经历异常坎坷,他被战争心理创伤击倒。为了谋生,干过许多职业,在加利福尼亚北部担任渔夫、猎人、向导,还用捕兽机捕兽。他是为数不多与E连兄弟失去联系的人。1980年,E连兄弟和乔治鲁兹的儿子史蒂夫争取到国会议员的帮助,最终在加利福尼亚州雷丁市找到他,温特斯和其他兄弟给他写了信,并劝他参加1981年的连队聚会。这一年还没有过完,他就去世了。温特斯称赞他道:“如果只准我选择一个弟兄来和我一起执行战斗任务,我会选择塔尔伯特。”

战前在哈佛念文学的韦伯斯特在战后当了记者,开始时在洛杉矶给《每日新闻》工作,后来就职于《华尔街日报》。他还写了一本自己战争经历的书。韦伯斯特对鲨鱼很着迷,写过一本关于鲨鱼的书。1961年9月9日,韦伯斯特带着捕猎鲨鱼的装备,独自驾驶一个小舢板出海,从此再也没有回来。第二天的搜索发现,小舢板被冲到离海岸5英里的地方,他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。

兰尼中士在北达科他大学获得新闻学位,在记者、报纸编辑和公共关系顾问事业上去的成功。他和妻子有5个女儿7个外孙。1980年,他开始出版他命名的《E连通讯稿》。

在最后的一篇通讯稿中,兰尼写道:“在我回顾E连的风雨历程时,我的一个孙子问我,‘爷爷,战争中你是英雄吗?’我很欣赏自己的回答:‘不是,但我是在英雄连里战斗。’”

以上是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内容,如果大家喜欢,请帮忙多多转发、评论、点赞。最后,奉上一张E连全家福压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